蒋明鳞:大力发展绿色建筑体系 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策略与途径之一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会上提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CO2排放力争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所谓“双碳目标”和“3060目标”)。

 

此后,我国政府、企业和专家学者及社会各界,根据习主席提出的目标,从不同层面和角度,相应做出了积极的筹划和探索。

 

2021年5月26日国务院“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指示精神,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审议有关文件、研究部署相关工作。

 

2021.9.22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完全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2021年10月24日发布)

 

2021.10.24国务院关于印发《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通知》(国发[2021]23号)

 

2021.11.17工信部印发《“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

 

这些国务院和部委文件,正在从整体上、有序地推进我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提出全局性、前瞻性、指导性的意见。

 

全国大型企业与企业集团、行业协会,迅速行动,积极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根据自身行业特点,认真研究和部署本企业或行业的实现“双碳目标”目标的路线图与时间表。众多企业均把实现”双碳目标”作为企业或行业履行社会责任和应尽的义务,更是提升企业或本行业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从各自关注的领域发表了相当多有分量的有关实现”双碳目标”的文章。为政府决策提供了多角度、多维度的理论基础和现实行动建议。

 

对于如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其策略与途径,笔者初步有以下认识,供大家分析研究参考。

 

一、正确认识理解“双碳目标”。

 

正确认识理解“双碳目标”是我们进行具体行动的基础和根本依据。它将对顺利完成“双碳目标”起着决定性作用。

 

碳达峰:是指某个地区或行业年度CO2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然后经历平台期进入持续下降的过程,是CO2排放量由增转降的拐点。

 

关键是如何确定这个拐点的CO2的排放量的数值。

 

碳达峰的数值不是冲高峰,不是把过去历史最高数值定位碳达峰指标,从而使我们能提前做到碳达峰。而应当与我们的提出的2030年国民经济发展远景规划的指标统一起来加以考虑。我们提出到2030年前碳排放强度要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这就需要我们把这些指标与2030年前碳达峰结合起来统一考虑。因此,各个行业在确定各自的2030年碳达峰的数值时一定要综合考虑各种制约因素,否则就失去了确定2030年碳达峰,对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节能减排和绿色低碳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的巨大推动作用。

 

碳中和:是指国家、企业、产品、活动或个人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CO2或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自然过程(森林植被与海洋吸收、侵蚀—沉积过程的碳埋藏、碱性土壤的固碳)、人工植树造林,节能减排、土壤有机碳、CO2工程捕捉封存等形式,以抵消自身产生的CO2或温室气体排放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碳中和”的目标包括全经济领域温室气体的排放,它跟2030年前的“碳达峰”的目标,仅仅指CO2指标是有所区别的。

 

从目前技术分析看,碳中和的工作难度比碳达峰的工作难度更大,更加复杂。特别是人工通过植树造林和工程捕捉封存的CO2所增加的碳汇,在再次应用时,是否又造成新一轮的CO2排放?目前我们尚没有从整个CO2循环周期做系统的考虑。

 

二、为何我国要提出“双碳目标”?

 

随着世界工业化的进程和世界人口数量的扩张及人们生活现代化水平的提高,人类使用了大量的化石能源排放出大量的CO2及其它温室气体,而人类的发展又侵占了大量的森林、湿地和草原,使自然界吸纳CO2的能力下降,从而造成地球上的CO2浓度从工业革命前的280PPM上升到当前的410PPM ,达到有记录以来的峰值。而以CO2为代表的温室气体排放浓度的升高,造成了全球的气候变化问题,且显示出日益加重的趋势。其中肯定有自然界(太阳系系统的变化),同时也应肯定人类的活动对气候变化加速的影响。特别是一些典型气候变化的事件更是为我们提出了严重的警告!

 

如:2021年入夏以来,全球多地区,多国遭受极端天气的灾害。在北美洲天气出现罕见的创纪录的高温(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连续3天最高气温为49.6°C,美国波特兰市气温高达46.1°C)由于高温干旱,从而引起美国西部地区引发70多场山火。在欧洲过去典型温带海洋性气候的既无酷夏,又无严冬,气候适宜的地区,2021年夏却出现75年来最大的暴雨,造成洪水泛滥,房屋冲毁、人员伤亡,数百万人受灾。同期,我国河南省与河北省部分地区发生历史上的短时集中降下特大暴雨,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设备损坏,交通受阻。

 

习近平主席提出建立全球命运共同体倡议和我们在“巴黎气候谈判”坚持的“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从主要国家CO2排放总量看,2017年中国98.4亿吨、美国52.7亿吨、欧盟35.4亿吨、日本12.1亿吨。我国从2006年以后,我国的总排放量超过了美国。

 

实际上到2030年前碳达峰,而所有发达国家都已经达峰,这是我们与他们有所的区别。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承诺了在2050年前达到碳中和,最晚也是2050年。我们承诺的是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体现了共同而有区别的,同时也体现了我们是有高度责任感的、负责任的大国。

 

我国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我国主动提出“双碳目标”将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经济发展理念的转变、促进能源结构、产业结构、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在制定和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路线图和时间表的过程,将深刻地影响国内、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变化,将对我国经济发展提出深刻的影响。我们要积极谋划和应对,促进我们在国际上的竞争力的进一步提高。

 

三、实现“双碳目标”的策略与途径

 

实现“双碳目标”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全方位的变革,是系统性、战略性和全局性的工作。要做好全面规划和统筹协调工作,不要把长期目标短期化,系统目标碎片化,不要把持久战打成突击战。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产生深刻影响,我们要及早积极应对。

 

大力调整能源结构

 

以能源低碳化为抓手,促进能源结构优化。构建安全清洁低碳高效的能源体系。要充分认识我国能源禀赋的特点,狠抓煤炭分领域的清洁高效利用(发电转化为二次能源、工业行业的利用(燃料、原料)、居民的清洁散煤使用的推出进度的加快)。合理发展天然气,安全适度发展核电、大力推进水电、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潮汐能等非化石能源发电及其利用。积极探索生产利用绿色氢能。提高能源输配网络,智慧电网的运行水平,积极消纳输送清洁能源。研发大容量的储能设施和中高压逆变装置。

 

大力调整产业结构

 

我国建立了世界上较完整的工业体系。但碳排放数量巨大的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占有较大比重。如:钢铁、煤炭、石化、化工、建材、有色等行业产能过剩,设备利用率不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艰巨。一是,要总量控制,遏制盲目扩张产能;二是,行业自身要优化工艺技术与装备,强化节能减排工作,做好各自的碳达峰、碳中和的规划与路径;三是,以技术创新为支撑,重点围绕绿色低碳技术、深入推进“两化融合”和智能制造技术,聚焦具有真正迭代性、突破性、颠覆性发明创造、技术进步,对标世界先进水平,确定本行业科技研发创新的重点和方向,全力支持研发和储备一批碳减排,碳捕捉和再利用技术。

 

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型高技术产业,重点瞄准国际未来科技前沿产业,如:信息技术、生物技术、航天航空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先进环保技术、高端精密制造等。提高其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为在今后的实现“双碳目标”中发挥其基础性作用。

 

大力调整交通运输结构

 

着力调整优化运输结构,创造条件推动公共交通事业优先发展。加快发展清洁能源零排放的交通工具。

 

推广使用电能、氢能。做好新型电动汽车、充电桩的发展规划和科技研发工作。积极探索氢能燃料电池的应用推广,以及相应的制氢、压缩、储存和加氢装置的研发工作。

 

对现有的燃油汽车要大力开展提高节油效率、减少污染物排放的技术攻关,向着节能减排清洁绿色的方向发展。

 

大力发展绿色建筑体系

 

发展绿色建筑体系,要从建筑物和构筑物全生命周期的每个环节,都以绿色低碳为主要特征。从规划设计工作开始,全面贯彻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理念。广泛使用绿色建筑材料,推广装配式建筑,采用绿色低碳的建筑部件,建筑物运行的智能化运营管理维护,全力提高延长建筑物的使用寿命,到建筑物寿命终止后的各种废弃物的回收再利用,从而达到减碳之目的。

 

积极推广利用建筑物和构筑物作为太阳能供热和发电的单元,形成巨大的能源供应来源,从而减少化石能源的消耗!

 

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体系

 

随着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每天都产生大量的各类废弃物和垃圾,而这些废弃物和垃圾其中含有大量可以回收利用的物质和能量。因此全力推进各类废弃物的回收再利用和再制造产业是节约资源和能源,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抓手,是实现“双碳目标”有力的抓手和重要举措。发展循环经济需要创新一系列政策引导和技术装备、技术标准等方面的支撑。

 

大力推进绿色金融体系

 

在实现“双碳目标”的工作中,推进绿色金融体系建设事关重要。要完成上述的各个体系的建设,必须得到金融系统的支持。这些体系的建设,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且其效益的回报往往是长期的,其回报不仅仅在于经济效益,而且要反映在整个社会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因此我们必须站在实现“双碳目标”的基础上,发展绿色金融体系。

 

我们要在科学准确碳核算的基础上,政府制定交易规则,运用市场机制,建立“碳交易”市场。鼓励企业创新和运用低碳技术改造企业的工艺与环保技术装备,达到减碳降污的目的。使之在“碳交易”市场中得到应有的经济回报的激励。

 

大力绿化国土提高碳汇水平

 

当前我国植被覆盖率的绝对值仍然较低,我们应当坚持科学植树造林,退耕还林还草,保护湿地,绿色矿山建设和修复工程等措施,建立山水林田湖草沙共治的绿色生态系统,提高碳汇水平。

 

在城市规划中,要对城市林地、草地、公园等做出适当安排。大力推广城市屋顶绿化和袖珍“口袋公园”的建设,降低城市“热岛”效应,发挥减碳和移碳效益。

 

综上所述,实现“双碳目标”是系统性、战略性和全局性的工作,涉及国民经济各个产业重大变革和公众的生活方式的转变。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思想为指导,坚持系统观念,处理好发展与减排、整体与局部、短期与中长期目标的关系,以实现经济绿色低碳转型,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加快形成节约资源、能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国土功能布局,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之路,为实现“双碳目标”,建立全球生态命运共同体,对世界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作出中国新贡献!

推荐新闻


孙英:科技赋能 建设好房子

“绿色低碳化”包括采用“四节一环保”相关技术、使用可循环可再生建材等。重点是更加注重通过建筑设计创造建筑的先天绿色基因;更加强调多天然少人工;更加关注“以人为本”,寻求节约资源能源与满足美好生活需要之间的平衡。比如:应用可再生能源技术,结合建筑屋顶、墙面、采光天窗、遮阳板、栏板、雨棚等多种方式实现建筑光伏一体化,降低化石能源消耗。


开阔视野 构建智能建造标准体系框架

智能建造标准体系框架的构建是一项系统性、战略性的任务,需要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以开阔的视野,全面系统地融入对现实的考量、对其他行业的借鉴以及对理论体系的构建,秉承久久为功的韧劲和奋斗不息的拼劲,不断发展、迭代和完善。


陈宜明谈装配式建筑:健全标准规范体系 推广绿色建材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总工程师陈宜明介绍《关于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的指导意见》相关内容时表示,指导意见提出八项任务:有标准体系的,有设计的,有施工的,有部品部件生产的,有装修的,有工程总承包的,有推广绿色建材的,有确保工程质量的。